朋友圈骂闺蜜被判赔1千元法官朋友圈不是私人空间

2021-08-31 08:39:27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曾经亲朋好友,但由于情感的变化、金钱纠纷等原因,甚至在朋友圈和微信集团滥用、泄露对方的隐私信息。法官说,虽然朋友圈和微信集团是以朋友组成的空间为基础的,但他们一般不属于私人空间,在这里也有发表言论的界限。侵犯他人隐私权和名誉权的,也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多年来,由于贷款纠纷,朋友们互相侮辱和攻击。

     周谦(化名)和田飞(化名)相识多年。周谦的前夫是田飞的校友。田飞也爱上了周谦的一个同事,于是他们成了朋友。但在2000年,周谦的前夫向田飞借了400000元,但在还了100000元之后,他才失去了信息。

     这笔欠款使周谦和田飞起诉周谦和他的前夫,并要求他们一起偿还这笔钱。在诉讼期间,田飞撤回了对周谦的诉讼,并与周谦的前夫进行了调解,但对方再次悔改,没有在约定的时间偿还。

     结果,田飞在朋友圈里哭了起来,说周谦是个骗子,垃圾,利用大家的信任和前夫勾结,骗我这么多钱。田飞私下和普通朋友谈话时,用的是粗俗、道德缺失、报应等字眼。

     在此基础上,周谦将田飞告上法庭,要求田飞公开道歉,并赔偿朋友圈内的损失。但田飞认为,她发布的内容只能在朋友圈中的学生群中看到,提醒朋友们不要再被愚弄,也不要针对公众,认为她发布的内容影响很小。

     听证会后,法院裁定,周谦的前夫未能如期偿还贷款后,田飞本应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贷款问题,但她通过朋友圈内的信息披露了贷款的相关内容。虽然贷款情况有所说明,但对周谦的人身攻击也被多次利用,客观上导致了对周谦人格的贬损和社会评价的下降。

     考虑到整个案件,法院裁定田飞应连续7天在微信朋友圈发表向周谦道歉的声明,并赔偿周谦对安慰金元的精神损害。

     微信小组在瞬间不是一个私人空间。

     依照有关法律规定,侮辱、诋毁他人,致使他人社会评价减少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然而,微信的朋友和瞬间是一小圈子的熟人,只有朋友才能看得到内容。这里发表的不当言论对社会评价有何影响

     北京互联网法院二审二审法官张波说,微信作为目前使用最广泛的社交软件,在现实中大多是朋友和同事。一旦不良言论通过这个平台传播开来,很容易对他人的工作和生活产生负面影响,从而降低对他人的社会评价。一般说来,微信时刻和微信集团都不是私人空间。使用时,应当遵守有关法律、法规,不得违反社会秩序和良好习惯,不得侵犯他人的权益。#p#分页标题#e#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陈述本身是基于事实,也不能用来随意侮辱和凌辱他人。在北京互联网法院审理的一起案件中,这名男子有一些证据表明他的前妻与一个局外人有关系,因此他通过朋友圈公布了前妻的照片和细节,并使用了侮辱性的语言。

     经审理,法院认为,虽然该男子根据相关证据对前妻作出了相应的负面评价,但该男子发布的文本并不是对事实的陈述,而是对个人行为的评价,存在侮辱性的语言,这超出了评估的必要限度,仍然构成侵权行为。

     张波说,在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今天,网络社会已经成为现实社会的一部分。言论自由是有界限的,不可能捏造、捏造虚假言论或发表侮辱、诽谤的内容。在公布评估报告时,我们必须保持客观和审慎的态度,并将法律底线保留在我们的心中。如果我们跨越言论自由的界限,我们可能会被归入侵权范畴。

     朋友圈中引起的麻烦可以回到朋友圈去解决问题。

     夫妻离婚分手后,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件是北京市法院审理的一种典型的网络侵权责任纠纷案件。这些案件大多涉及使用侮辱性语言来评价被继承者、捏造、诽谤前任私人生活的混乱,或发布他人的私人信息。由于网络传输速度快、范围广,给权利人的生活和工作带来严重影响,给权利人造成一定程度的精神损害。

     记者询问公开判决文件发现,在名誉侵权案件发生的时刻,一些原告在请愿书中明确要求被告的道歉必须在自己的朋友圈内进行。

     赔礼道歉的范围应结合原告的请求权和侵权行为的范围进行综合考虑。张波说,依法侵犯他人名誉权的,有权要求制止侵权行为,恢复名誉,消除影响,道歉,赔偿损失。在回答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的一些问题时,更详细地规定了恢复名誉和消除影响的范围,其要求一般应与侵权所造成的不利影响的范围相同。因此,如果原告明确要求被告在诉讼中的朋友圈内道歉,法院可以在查明案件事实后予以支持。

     记者刘素雅

城市分站